美国“IS第一夫人”:种族歧视使我步入歧途

2018-02-07 17:37  来源:网络整理  作者:采集侠  责任编辑:admin

  

据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11月3日报道,美国的“IS第一夫人”坦尼亚·乔治亚斯(Tania Georgelas)首度向媒体讲述了她的经历。

坦尼亚的前夫约·乔治亚斯翰1983年出生在得克萨斯一个富裕的基督徒家庭,少年时热衷于军事和毒品,他13岁的时候转向了伊斯兰教,并在“911”事件后成为穆斯林。在美国时,约翰为一个“圣战”网站工作,曾被FBI逮捕,假释期过后,约翰就带着妻儿离开了美国,在伦敦生活了一段时间,他在网上组织过几个研讨会,用阿拉伯文和英文向西方世界宣传IS的种种情况。后来,他去了土耳其和叙利亚,成为了IS(伊斯兰国)的高级首领。

美国“IS第一夫人”:种族歧视使我步入歧途

(外媒报道视频截图,下同)

坦尼亚出生在英国的一个穆斯林家庭,由于她是孟加拉二代移民,成长过程中遭遇了很多种族歧视,比如孩子们会砸她家的窗户。坦尼亚说,“911”事件发生后,她变得非常支持“圣战”,希望成为一个自杀式炸弹手。坦尼亚在一个穆斯林的约会网站认识了约翰·乔治亚斯,2003年约翰到伦敦和坦尼亚结了婚,2004年他们到了美国加州生活。

美国“IS第一夫人”:种族歧视使我步入歧途

约翰和坦尼亚

坦尼亚和约翰有四个孩子,他们梦想着成为一个“圣战”家庭。 2013年,他们去了叙利亚,希望能进入伊斯兰国,只有约翰成功了,他希望自己死在那里。

美国“IS第一夫人”:种族歧视使我步入歧途

约翰和孩子们的照片

美国“IS第一夫人”:种族歧视使我步入歧途

坦尼亚向媒体展示儿子的照片

如果这听起来更像美国人反美的故事,塔尼亚和她的孩子的命运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。在叙利亚几个星期之后,坦尼亚和她的孩子在2013年底离开了约翰,回到了德克萨斯州的普莱诺,约翰的父母的家中。当时坦尼亚和孩子们离开了叙利亚,穿过铁丝网进入土耳其,抵达伊斯坦布尔后,她筋疲力尽了。后来,约翰的父母救了他们,并把他们带回了普莱诺。

美国“IS第一夫人”:种族歧视使我步入歧途

坦尼亚回到美国以后,她整个人都转变了,就像当年她的丈夫约翰一样,只不过是反过来。约翰是从美国传统转变为“圣战”分子,而坦尼亚则是从一个“圣战”分子转变为美国人。

横亘在这对夫妻之间的距离似乎打破了约翰对坦尼亚施的咒。坦尼亚开始办离婚手续,并且停止伊斯兰教的祈祷仪式。坦尼亚彻底适应了她新家的生活方式,把自己改造成一个得州当地的女人,只有她的口音显示她不是本地人。从她穿着的方式来看,你会认为她花了十年时间阅读时尚杂志《Vogue》,而不是《古兰经》;她平时会去听音乐会;她开始参加一个教会,不再去清真寺;她找了一个来自明尼苏达州的男朋友克雷格,和他在达拉斯北部郊区的酒吧里出没。在IT行业工作的克雷格赚钱很多,虽然他自小被培养成基督徒,但他现在是一个精神探索者,准备去尝试任何信仰,当然除了伊斯兰教以外。

克雷格说,他相信约翰并不是因为不爱他们才抛弃妻子的,只是因为信仰对他的吸引更大。坦尼亚则说,她希望约翰能如他所愿死在叙利亚,但她也希望约翰能活着回来,因为她还想出庭作证。

美国“IS第一夫人”:种族歧视使我步入歧途

坦尼亚和男友克雷格

看着坦尼亚和克雷格在一起,需要暂时忘记坦尼亚的过去。坦尼亚说人们遇到她时都会怀疑她是否真的不再是一个“圣战”分子了。 “每日邮报”曾经刊登了一个故事,问道:“这位逃离了IS首领丈夫的英国美女,是否真的和他切断了所有联系你?”记者写道,至少她在与他的谈话中从来没有主张过暴力,或者对在叙利亚边界离开约翰表示后悔。

种种迹象表明,“圣战”对她的洗脑效果仍有残留。坦尼亚不客气地对记者说,她认为什叶派“不是真正的穆斯林”。IS是一个激进的逊尼派集团,对什叶派的仇恨构成其神学的核心。她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希望回到叙利亚,但是她却感叹,IS的成员正在被轰炸,“仅仅是因为他们只想生活在哈里发国”。这些话语都是用非常平常的语气说出来的。

记者写道,我不能看清这个女人的灵魂,也许她内心有一部分仍然渴望“圣战”提供的那种刺激,但是,正如坦尼亚的导师告诉她的 ,人是会变的,而且人们自我改造的能力是巨大的。